Wreck

弄了不同版本的滤镜,我爱这个。

【2014兵诞征集】【艾利】《我所希冀的未来》

荀渡:



ID:40257147


Chapter 1.


餐盘里放着的是灿金色软绵绵的樱桃蛋糕。


入口即化的那种,几乎不需要咀嚼。床边坐着的棕发青年正一脸认真的将那漂亮的几乎像装饰品的蛋糕切成小块。


轻轻用叉子叉起一块较小的,示意床上的黑发男人张嘴。


待对方张开嘴吞咽下去,便一脸期待的望着那双灰蓝色的眸子。


“给个评价。”


对方发出了略显模糊的声音,但早已习惯的青年听懂了。


“不赖。”


他露出一个含着阳光的微笑,又叉起一块,送到对方嘴里。


艾伦.耶格尔三十六岁的恋人利威尔患有肌萎缩侧索硬化。


从半年前咀嚼吞咽开始略显困难,说话有些模糊到现在,利威尔的下肢几乎不能动了。


从悲伤,愤怒,到接受这个现实,艾伦渐渐承担起了一切。他学会了如何好好照顾这个男人,学会了做饭,学会了将他喜欢的蛋糕烘焙到松软入口即化,学会了和这个男人一样蔑视了死亡,只注重与他一起的余生。


他爱这个男人。


他不相信还会有人比自己更细心的照顾利威尔。


之前利威尔勉强能行走的时候,他可以让男人一个人在家,自己出去工作。


可现在利威尔已经不能走路了。


养大自己的阿姨——韩吉.佐耶——名丈夫早逝的顽强女人,曾经来照顾过利威尔。那个平时总露着开朗笑颜的女人在知道对方是利威尔的时候竟然严肃的和艾伦面对面单独谈过。


她问他,是不是真的爱这个男人。


她知道,这样的利威尔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他只剩下艾伦。


她了解利威尔,她了解这个自己高薪挖来的教师。外表那样的坚硬,他心里所想却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开口告诉别人。


如果艾伦不能付出自己的爱的话——


如果艾伦不是真真正正心心念着利威尔的话---


“您在想什么啊”


艾伦的语气有些懊恼,他有些无奈的挤出一个笑“请别担心。利威尔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并且我觉得,这世上也不会再有任何人比他更让我想去爱的了。”


他的阿姨愣了几秒,随即又恢复了笑颜,竟像兄弟一样扑上去搂住了艾伦的肩。


 “记得你说过的话,别让我失望啊,小艾伦。”  


于是他的阿姨便威逼利诱强迫艾伦待在家照顾利威尔。


艾伦在埃尔文.史密斯的医院做医生。


他是一名杰出的骨科大夫。与利威尔初次相识就是在他的办公室。


他仍记得当初利威尔带着那个受伤的孩子来找他的情景。该怎么说呢,利威尔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一名教师,倒像是打了孩子来挑衅的混混。


“他的骨头没断?”利威尔皱着眉头,瞟了一眼办公桌后的艾伦。不像是庆幸的语气,反倒听起来……有一些讽刺和幸灾乐祸?


“左腿小腿骨骨裂。请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还有你是他的……”


“老师。”带孩子来的男人靠在了门框上,看着嘴有惊讶的张开的趋势的医生,忍不住翻了个不明显的白眼。


于是耶格尔医生石化了。


眼前这个比自己矮了不止一头的人竟是老师?


难以置信。


“您……您……嗯…这个孩子是怎么受伤的?”


吃惊的耶格尔医生按摩了一下酸痛的下巴,竟语无伦次的使用上了敬语。


“和别人打架"


利威尔的眼里稍稍添了点鄙夷,瞟了一眼一旁面红耳赤的孩子。


“那是因为他们那样说利威尔老师我才和他们打架的!”


“他们怎么说我了?”利威尔皱了皱眉头,偏头瞟了一眼艾伦,又转回孩子脸上.


“他们……他们说,利威尔老师又矮又暴力,不过很……可爱…很……性...感。”孩子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上的绯红也漫上了耳尖。


接下来就是门框上木头被捏断的声音。


第二天利威尔真正一副痞子样和自己的阿姨把几个头发染得五彩斑斓却鼻青脸肿多处骨折的人带来的时候,耶格尔医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该检查一下昨天利威尔捏碎的门框是否波及了墙壁。


利威尔么。无奈的看着墙上的裂痕,耶格尔医生竟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把这个名字悄悄记在了心上。


“要好好对待利威尔呦,不然他可会杀了你的。”自己的阿姨当时玩笑一般的话语,却在将来的日子里被艾伦深深刻在了心底。


 


和利威尔之间的交集真正开始在阿姨的高中与自己所在的医院之间的一场联谊会。


艾伦当然无奈医院和学校有什么好联谊的,但看到自家阿姨和史密斯先生在安静的角落聊天的时候,他终是明白了。


自己的阿姨在外面很久没有露出那样发自内心开心的笑了,自从姨父在公司的竞争对手伪造的车祸中丧命后。虽然那个混蛋也因蓄意谋杀被判了死刑,可人死,终不能复生。


他看过伏尔泰的一句话:


一个人往往要死两次:不再爱,不再被爱。


姨父死的时候,姑姑一定觉得自己已经死了一次了吧。而如艾伦所期望的,曾经颓废过一段时间的阿姨,现在,是重生了吧。


不知不觉的,连艾伦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嘴角微微上扬至一个极温柔的弧度。


当然,心不在焉的漫步在舞池边缘终是让他惹了祸端。


看着被自己撞倒的服务生和欲接酒杯却被泼了一身的矮个男人,艾伦意识到自己的末日来了。


利威尔。


连声说着对不起,但浑身散发着黑气的男人却丝毫没有原谅他的意思。


于是回家的时候自家阿姨只是震惊的看了鼻青脸肿的艾伦一秒,就立马明白为什么会去的时候利威尔顶着一张黑似锅底的脸而且换了衣服。


于是就造成了艾伦在未来多次去阿姨的学校义诊的时候都有种利威尔先生的眼刀要把自己切碎了的错觉。而某次所谓的联谊会上耶格尔医生和同事兼死对头让拼酒喝得不省人事,借着酒劲向被自家阿姨派遣送自己回家的利威尔表白和之后发生的一系列难以启齿的事情暂且先不提。


————————————tbc————————————


 


 


 


 


Chapter 2. 


“绝境里的爱情是最美的!”阿姨冲着夕阳里艾伦的背影大喊。


“今天天气很好呢”艾伦无奈的笑了笑,他看到了恋人听到阿姨声音后握紧的拳头。


艾伦紧了紧自己的怀抱,让瘦小的恋人埋进了自己的胸膛。利威尔用已经有些难以控制的手紧紧抓住了艾伦的领带,就像个紧抓玩具不放的任性孩子。不知是被韩吉的话气的还是怕掉下去。


“我快被你勒死了啊利威尔。”


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艾伦低下头吻了吻利威尔的额头,抓紧了那只紧勒着自己的手。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没能力让你陪一……唔——”微微因小鬼幼稚的想法咂舌,还未说完,嘴唇就被艾伦紧紧封住。利威尔愣了半秒,下一秒用尽了力气想挣脱开。可艾伦的怀抱却越来越紧。几乎动不了的时候,利威尔终于看清了那双金色的眸子。


里面流转的是利威尔几乎不曾在这青年脸上见过的严肃,以及深处抹不去的宠溺。


——————


将瘦小的恋人拥在怀里,把那瘦削的脊背紧紧贴上自己炙热的胸膛。


利威尔能感觉到艾伦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击打着自己的脊背,让他莫名其妙的心慌。


自己无法陪伴这个深爱自己的人度过一生。


那颗心脏,早已被岁月的尖刀割得血肉模糊了吧。


莫名的心慌。


柔软的毛巾搭在自己的头上,艾伦的手指隔着毛巾揉捏着利威尔的发丝,让湿嗒嗒的头发中的水分被毛巾吸干。


几缕额发挣脱了毛巾的束缚,又搭在了利威尔的额头上,微长,轻轻戳着眼角。艾伦伸手将它们捋到后面,再次与毛巾纠缠在一起。


柔软的睡袍裹着浴后湿涩的身体,顺着头发流下的水又被绒绒的面料吸食干净。


“头发要不要吹干呢?”


艾伦轻声问着。


“不需要。”


利威尔脱力倒在床上,头上的毛巾散开,依旧滴着水珠的黑发就撒在了枕头上。


“开灯。”


利威尔似乎不喜欢黑暗。


艾伦仍然记得初夜那晚。


利威尔单手遮住双眼,另一只手扯着被踢到地上的被子遮着满布欢愉后红色吻痕的身体。


“开灯”


他一直重复着这两个字。


而一切依旧沉浸在黑暗中,当艾伦再次欺身上去压得床不堪重负开始呻吟的时候,那两个字才被迫停止。


 


艾伦无奈的叹了口气,手顺着脚腕揉捏上对方肌肉萎缩凹陷的小腿,没有去打开头顶的白炽灯。


“已经很晚了,睡吧。”


 


利威尔知道,有时,让人迷茫的光就是黑暗。


而那小鬼给他的光啊,让他几乎迷茫在不可想象的未来里。


这算不算是黑暗呢?


这样残破的未来,不可奢望的未来,对你,艾伦你,是不是,就算是黑暗呢?


你所希冀的未来,是怎样的?我会不会,亲手阻断了你有着无限美好可能的未来呢?


利威尔不愿去想这一切,却又不能不想。


那么,就让白炽灯照着眼眸,在它赐予的短暂无谓的光中,麻醉自己的心脏吧。


————————


利威尔拒绝接受治疗。


他不喜欢医院病房里消毒水的味道,他不喜欢四处挤压着他内脏的苍白墙壁,他不喜欢,在难以呼吸时割开喉管。


与其苟且活着,还不如死了好不是吗?


与其受尽了痛苦,不如早早结束生命不是吗?


在哪里都是死,在家里不比在医院受着医生怜悯的眼神好吗?


当时,艾伦看着利威尔固执的灰蓝色眸子,起身抱起了恋人,将他肩上的外套脱下,裹紧了利威尔。


“我们回家。”


————————


熟练的回脚带上门,在门闭合之前一个敏捷的小跳跃过了门槛,跃过了被门挡住的黑暗。


利威尔一直对艾伦这种幼稚的行为颇有意见。当然,跳跃引起的颠簸受害者最终还是利威尔。


平常艾伦都是抱着利威尔下楼,将他平稳的放在轮椅上,再用柔软的毛毯裹住恋人的身体。天气好通常意味着利威尔的心情好。柔软的阳光顺着指尖攀上小臂,在发丝间投下剪影。


连手臂上轻微的萎缩都掩盖的没有一丝痕迹。


推着轮椅逛过了公园,看着小孩子们嬉戏玩闹,几对年老的恋人依偎在阳光下与他们背道而驰,向着家的方向。


艾伦俯下身,轻轻吻了吻利威尔的额头。


我爱你。


当艾伦又一次越过门槛,冲着微微皱眉的利威尔微笑的时候,看着那明晃晃的金色眸子,利威尔终于明白了这幼稚行为的含义。


在巨大的门砸下无尽黑暗的瞬间


自己的面颊便触及到了玄关那盏柔黄色的灯。


不同于白炽灯那样刺眼的白光,而是似艾伦眼眸一般柔和的光。


艾伦轻吻利威尔的额发。


不要再想那无谓的事了。


这一切都是光明的。


若用你的离去换来那所谓光明的未来,对我来说,才是真正的黑暗。


真正会让我迷茫在无底深渊的事情。


“我们到家了。”


不会再有黑暗了。


————————————tbc————————————


 


 


 


 


 


 


 


Chapter 3.


艾伦和利威尔曾经被韩吉抓着去参加过一个活动。


利威尔在抬起脚刚想踹韩吉的时候,服务人员就悄无声息的绕到他们身后,随即利威尔和艾伦的头上就被蒙上了黑色的布袋。


随后几秒,那个服务人员就被抬走了。


一脸“我懂你”看着服务人员的艾伦表示不要问我发生了什么,我也没看到。


巨大的舞池中央,排列着一对又一对恋人。他们互相依偎,给对方安慰。


“别担心”


“我会找到你的”


这样的话语此起彼伏。


面前穿西装的男人微微露出笑容“请为对方戴上‘真实的纽带’”


利威尔默默翻了个白眼,他对这种恶心的名字有着本能的反感。微愣的一秒,艾伦的手掌就抚上了自己的太阳穴。黑色的布料,看起来很薄,但蒙住了面部,却意外的什么也看不到。走到舞池边缘的时候,能感受到亮光,算是提示。


被人拉拉扯扯的换了位置,终于停了下来。


“开始。寻找你所谓的最爱的那个人,吻她/他吧。请放心接吻。布袋都是很干净的。”


利威尔深吸一口气——虽然对这种莫名其妙的活动不怎么在意,但是心里怕艾伦吻到其它人的那种担忧与淡淡的醋意又是怎么回事?


轻触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的手掌,骨骼纤细,瘦小,明显是个女人的。碰了碰指尖以示抱歉,又摸索着向另一个方向寻找。


一只骨节突出的男人的手掌牵上了自己的食指,轻轻磨蹭着指腹。也许是某对情侣悄悄设计的暗示,利威尔皱紧了眉头,虽然有些愠怒但还是本着人性礼貌的抽出自己的食指,并没有按计划踢上那个冒失男人的胯部。


在茫然的寻找中,利威尔终于明白了这个活动的真实含义。


处在爱情中的人往往是盲目的。


就像这黑色布料包裹下的黑暗。


舞池边缘的灯光,就是那最后的理智之弦。


从那里摔落,意味着你失去了资格,还有可能损失更多。


而这黑色,就像是真实。


你盲目的寻找,发现自己所知关于对方的实在太少。


你不知所措的发现,自己竟不知该如何寻找。


手指关节突出,皮肤粗糙。是上了年纪的男人。不是艾伦。


皮肤柔嫩的像是婴儿,是个处于花季的女孩,不是艾伦。


指腹上很多伤痕,大概是个裁缝,不是艾伦。


手指甲很长,并且光滑,是个女孩,不是艾伦。


身上有淡淡的肥皂与油垢的气味,皮肤粗糙,是个家庭主妇,不是艾伦。


利威尔在人群中逆流而上,与许多人搭过手掌,但那双年轻有力骨骼纤细的手依旧没有出现过。


耳边有了轻微的滋滋水声,或许是找到了自己另一半的恋人,或许是找错了人的倒霉鬼。


或许,有艾伦。


心中的焦躁一点点生长起来,爬满了利威尔的心脏,轻轻搔着。


他开始急躁,开始不耐烦了。


利威尔突然感觉到一只有力的手掌抓住了自己的手腕,往后一拉,自己就被另一只手紧紧箍在对方怀里。在半秒的微愣后刚想挣扎,却有谁的嘴唇覆在了自己的唇上。隔着黑色的布料,却有让人难以抗拒的魔力。夺取着呼吸,像野兽之间的撕咬,却因布料的阻隔而变成了撕咬呼吸。


利威尔放弃了抵抗。


因为他闻到了淡淡的,并不明显的青草香味。


是那小鬼的味道。


算了……就放纵你一次。


——————————


“抱歉!利威尔先生!”


从厨房慌慌张张跑到卧室的棕发青年一脸惊恐的看着利威尔,腰上围着围裙,手上一个写着糖的纸袋,袋口被撕的老大,里面却是不明的绵软东西。


“韩吉姑姑把椰蓉放到糖袋子里了!”


利威尔的身体明显一僵。


说真的,利威尔觉得椰蓉那种东西还不如一股煤气味儿的芥末青豆。他在那一瞬甚至有了杀死韩吉的冲动。


“我重新做樱桃蛋糕吧……”艾伦无奈的叹了口气,“厨房里有好多椰蓉味儿的樱桃蛋糕啊……够我一周的口粮了吧……”利威尔看着那双失落的金色眸子,压着嗓子努力发出一个并不模糊的词语。


“等等”


“怎么了?利威尔先生?”艾伦转身坐到利威尔的床边,颈上戴着的钥匙项坠几乎触到了利威尔的锁骨。


利威尔咬了咬下唇,最后还是决定一般,支起身体,在艾伦的嘴角落下一个吻。


“报酬”


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静,利威尔注视着艾伦的眸子。


下一秒,艾伦就压了上去,只是温柔的看着利威尔的眼睛微笑,看得千年不遇主动一回后好不容易保持镇定的利威尔几乎脸红。


俯下身在利威尔额头落下一个吻,看着尴尬的利威尔忍不住轻笑。


“我好爱你。”


————————————tbc————————————


 


 


 


 


 


 


 


 


 


 


 


 


 


 


 


 


Chapter 4.


白色。


满目的白色。


白色的病床,白色的墙壁,白色的点滴,白色的药水,白色的,利威尔的面孔。


满目是刺目的白。


让艾伦几乎疯掉的白。


 


是夜。


艾伦睁开双眼,从窗外透进来的月光淡的像初冬的薄雪,却意外的一满了整个房间。他眨了一下眼,呼出一口气,好像把那个噩梦一起吐了出来。


又是这个梦。


曾经设想过无数次的,利威尔快要离开他的情景。


每次梦醒,艾伦都会有那么短短的一瞬失神。


他多希望这一切都是梦。


患了这种病的利威尔,这可怕的白色。


他多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个梦而已。


多希望自己下楼,可以看到心爱的人在厨房里围着围裙,为他做着早餐。


多希望坐在餐桌前,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坐在对面,用餐刀切着判例的牛排,偶尔抬头又因为自己一直盯着他而把自己的头按低,催促自己快点吃饭。


可这一切,对现在的他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无法触及的梦呢?


转了个身闭上眼休息几秒,再睁开眼,竟意料之外的看到了那双灰蓝的眸子。


“你做噩梦了"利威尔开口。


“唉唉?压到你了吗?”答非所问的青年一愣却一脸担忧的支起身看向对面的人。


没错,是噩梦。


如果失去了你,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噩梦。


 


利威尔闭上了眼睛。


最近他一直在做同一个梦。


梦里的他,跪倒在一片纯白之间。眼前是圣母模样的慈妇,轻轻摸了摸他的额发,又摇摇头,眼里是一片无奈与悲伤。随即,他脚下的云层迅速开裂,身体不受控制的直直下落,直到背触及到坚硬的地面。意外的,痛感十分强烈,就好像真的摔断了骨头一般。


睁开眼


是一片血红。


红的墙壁,红的恶魔,红的尸体。


站在自己面前的恶魔抬手合上了利威尔的双眼,指缝间,视线所能触及的地方,一片血红。


自己快要死了吧,利威尔这样想。


 


又是晴朗的一天。


艾伦在温柔将利威尔裹进被子之后拉开了窗帘。


他愣住了。


雪在昨晚悄无声息的降临了这个城市,把着钢筋水泥的森林染成了一片柔和的白。即使屋檐下也是厚厚的积雪,隔壁的院子里有几个孩子在堆雪人。即使脸颊被寒风刺的通红,眼里却还是溢满了兴奋。


隔壁的小姑娘好像从窗户的缝隙里看到了艾伦,脸上的笑更明显了。她将手拢在嘴边,厚厚的手套几乎遮住了她的整张脸。女孩跳着脚,冲着艾伦所在的二层窗户大喊


“耶格尔先生也带着利威尔先生下来玩吧!”


艾伦回以一个温柔的微笑,冲女孩摆了摆手,示意她是否要带着伙伴来自己家里坐坐。


女孩子从艾伦的视野里消失,过了一会,又带着孩子们冲着自己院子进发。


艾伦笑着转身将被光线刺得皱眉的利威尔连着被子一起抱起来,打开房门冲楼下走去。


“你干嘛”利威尔不满的想推开艾伦,却因昏沉的睡意而使拳头像棉花般柔软。艾伦无奈的笑笑,把利威尔放到了沙发上。


“和隔壁的孩子们一起喝杯茶吧”将对方睡得凌乱的额发捋顺,在依旧睡意朦胧的眼皮上印下一个吻。


终于有些清醒了的利威尔毫不客气地给了艾伦一拳,脸上一副对小孩子无感的不满,嘴里却说着“不要加糖”


隔壁名叫佩特拉的小姑娘敲了敲耶格尔家的门,一旁名叫奥鲁欧的男孩子躲在墙后准备在开门的时候吓唬艾伦。而艾伦却早就习惯,开开门的时候快速的伸头探到门后,倒是吓得奥卢欧咬到了舌头。


茶几上放着几杯冒着热气的咖啡,而小姑娘则得到了自己喜欢的奶茶。靠近利威尔那边是一杯红茶,利威尔捏住杯沿,轻轻嘬了一小口。


“有些凉了"利威尔皱了皱眉头,有些埋怨的看了一眼艾伦。孩子们安静地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播着艾伦看的早间新闻。


“要给您换一杯新的吗?”艾伦微微颔首看向利威尔。


“不用”利威尔拿起茶几上一本扣着的书,找到之前读到的行数,继续看了起来。


“孩子们要多吃水果阿”艾伦端出之前切成小块的苹果,放到了茶几上。


“如果我们乖乖吃水果,耶格尔先生会带着利威尔先生和我们一起玩吗?”女孩子的脸上露出了期盼的神情,艾伦偏头看向利威尔。


利威尔看着那双和孩子一样亮晶晶的大眼睛,无奈的叹了口气。


“事先说明,我只在旁边看着。”


孩子的欢呼声响了起来。



 


————————————tbc————————————


 


 


 


 


 


 


 


 


 


 


 


 


 


 


 


Chapter 5.


终于到最后的时间了。


病房里心电图微微起伏着,随着那起伏尖叫着的滴滴声也牵动着艾伦的心。


一起,一伏。


每一下都带着撕心裂肺的痛。


艾伦坐在利威尔的病床前,牵起那只瘦弱的手,一根根手指对齐,又错开,继而紧扣。那张苍白的面孔没有半点生气,唯有灰蓝色的眼睛,还有些暗淡的光。


艾伦放开了利威尔的手,将那掌心贴在了自己脸上。


凉,凉得可怕。


艾伦感觉心底那块最柔软的地方好像被剜了一刀,鼻子一酸,什么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滑落到利威尔苍白的手指上。病床上的人将眸子转向了自己。


艾伦再也抑制不住眼眶中酸涩的液体,低声哭了出来。


他突然怕极了。怕利威尔会离开自己,怕自己什么都失去,怕每天都活在噩梦里。


“利威尔真是个糟糕的大人”


艾伦突然哽咽着埋怨起来。


“既然让我爱上你,又为什么要早早离开我,让我这么痛苦呢?”


“说好一起去看海的。”


“为什么要留下我一个人?”


看着艾伦哭得通红的眼眶,蔑视死亡的人却突然开始心慌。


利威尔突然开始害怕起来。


他怕失去艾伦。


他第一次强烈的想要活下去,第一次恨上了死神。


他的指尖开始颤抖。


他想亲口向艾伦说出那三个他一直别扭着不想说的字。


而这一切,都只是“他想”。


死亡是不可忤逆的。


还沉浸在悲伤中的艾伦突然感到脸庞手指的颤抖,他停止了哭泣,惊讶的看向病床上那个人。


他看到了微红的眼眶。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利威尔露出那样明显的悲伤的表情。


这个平时表现得坚硬如铁的男人却在这时候变得柔软。


他怕死?


并不。


他是怕了,但他怕的是,失去艾伦。


他怕失去他的全部。


他怕没有自己的未来这个人会无助,会迷茫。


我走了,在未来,他就可以实现梦想了。他就可以放开一切为事业拼搏了,就可以成为最出色的骨科大夫了。利威尔告诉自己,也安慰自己。


而艾伦下一句几乎是喊出来的却话震的他心脏几乎骤停。


“我所希冀的未来,至少要有你存在!”


艾伦的面庞上挂满了泪痕,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他抓着利威尔的手,将它压上了自己的心脏。那颗年轻有力的心脏在跳动着,比那心电图上起伏的波纹还要频繁的跃动。


“这颗心早就完完全全被您占领了啊”


“我无法想象没有您的未来我会怎样。”


“我爱你”


“我无法忍受没有你的时间。”


“我不想活在噩梦中。”


艾伦将头埋进了被子里,呜咽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是那样的撕心裂肺。颤抖的肩膀已经无法承受更多了。


那个颤抖的灵魂,那颗颤抖的心,也随着床上那人生命的流逝,褪去了色彩。


利威尔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他用模糊的声音,呼唤着那个早已刻入他心底的名字。


“艾伦!”


艾伦抬起头,抹去了眼泪,看着那苍白的面孔,硬是挤出一丝笑容。


他摘掉了利威尔的呼吸机。


印上那张毫无血色的唇,眼泪滑落到利威尔脸上,又顺着脸颊滑过利威尔的下巴,滴落到白床单上,留下一点小小的水渍。


利威尔在意识混沌之间,轻轻勾了勾嘴角。


我此生是不能告诉你了。


我爱你,艾伦。


 


艾伦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昏倒的,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家卧室的床上。


窗外又下起了雪。


苍白的,似那墙壁,似那床单。


似匕首。


 


好冷。


似记忆里残留的利威尔手的温度。


似艾伦的心。


 


艾伦轻轻偏过头,突然发现床头柜上多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用白色的丝带捆绑着,在上面扎成了一个茉莉花的形状。


那时利威尔最喜欢的花。


打开盒子,里面是白色的粉尘状物体。


一滴混浊的泪滚落到盒子里,浸湿了粉尘,凝结成一个小小的圆球状固体。


没有了怕利威尔心塞的顾忌,艾伦吸了吸酸涩的鼻子,再也忍不住几欲决堤的泪水,号啕大哭起来。


将头狠狠埋进被子里,艾伦将盒子紧紧抱在了怀里。


外面的雪肆虐着,下得更大了。


更大了。


————————————End————————————









筹备了两年的HTF群本印调!!!!!!!!!!!!!

虽然我没有粉丝,但我真的好想要!!(喂你这个前言不搭后语啊

口贝匕匕:

点这里投票





两年啊!!!!!!!


还有骂骂的红刺啊!!!!!!!